支部活动

党费的重量

2020-06-10点击:604次

党费的重量

王治昕

1953年年底的一个午后,在拉萨西部的一顶临时撑起的军用帐篷前,西藏运输总队政治委员慕生忠郑重地将一个装满银元的粗布袋交给了党组织:这是我们运粮队百余名共产党员半年的党费。负责收党费的同志的眼眶顿时便湿润了,因为这是一份有着特殊意义的党费。

原来,当时的拉萨断粮了。由于缺乏现代化的交通工具,慕生忠在领受运粮任务后从陕、甘、宁及内蒙古等地征购了2万多峰骆驼以及部分马、骡子、牦牛,带领运粮队长途跋涉百余天,将粮食运到了西藏,有30多人为此献出了生命。在路上,不管工资能不能按时发放,运粮队中的党员都会自觉地把党费交给党小组长。由于高原风雪大,纸币不便保存,大家便把工资换成银元交党费。可见,这一布袋的党费,“重量”不轻。

党费有重量吗?有!党费之重,重在沉甸甸的党性、红彤彤的信仰。一布袋党费,不只是亮晶晶的银元,更是白雪般纯洁无瑕的党性、高原红柳般坚定不屈的信仰。

党费里有信仰磁场。革命战争年代,有一位同志入党后身无分文,用两颗光滑洁白的鹅卵石作为党费,交给组织。信仰是心中的火、指路的灯。在他眼里,“洁白的鹅卵石,它不仅是党费的象征,而且象征着一个共产党员的纯正无私和党员对党的事业的无比忠诚……”

烽火连天的战争年代,党费或是咸菜和盐巴,或是造枪炮亟需的铜和铁。而信仰摸不着,却也有重量,甚至重于党费本身。“党费,这不是普普通通的几角钱,这是衡量共产党员党的观念的一种标志。”一次,警卫员看周恩来太忙,帮他交了5分钱党费。周恩来知道后说:“党费怎么可以让别人代交呢?国家大事重要,军队大事重要,交党费也很重要。这是每个共产党员的义务。”

党费背后显党性。朱德2万元的存款单,至今仍存放于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生前,他嘱咐这笔钱不分给子女,要交给党组织。党费里饱含共产党人的朴素情怀。倾听灵魂的声音,他们常思党恩,把交党费当成自觉的毕生之举,把报恩之心化作报恩之行,把对党忠诚镌刻在灵魂深处,犹如一团火、一盏灯,照亮前路。

反观当前,有的党员“信仰指数”降低,有的党员“党性体检”缺钙,有的党员“思想纯度”不够,不催不交,提前预交,过期补交,扣薪代交,缺乏严肃性,稀释党性。

党费还有重量吗?有!如今,无需再用银元作党费,但党性的分量、信仰的力量永不能缺。沉甸甸的党费故事,沉淀精神价值、富含信仰味道、闪耀党性光芒,滋润后来人、激励后来人。

党费连着党性、责任与义务。“交”与“缴”一字之别,“交”是主动作为,折射党性之纯、责任之重与守纪之严。交党费不是形式,而是一种郑重的仪式,它时常提醒共产党人,勿忘党员本色。

党费之量,或轻于一把盐、一块咸菜疙瘩;党费之重,或重于家庭、生命。组织上入党是一生一次,思想上入党却是一生一世!要问党费有多重,忠于党的事业是“含金量”最足的党费,一如那捧洁白的盐巴;要问信仰有多真,完成党的使命是“忠诚度”最纯的信仰,一如那只特殊的粗布袋。

信仰朴素的归属感、党员身份的认同感是共产党人最大的获得感。交党费是共产党人最直接的宣言,恰如那首小诗:“微薄的党费,意义悠深,使儿女跳动的脉搏,紧连着母亲的心。”